So-net無料ブログ作成
検索選択

处女地的两朵花蕾 [小説]

a07051_pin2_2.jpg                       a11062_bust_1.jpg

(小说草稿素材

在几年前,我的中国教室来了两位女中学生。按日本的习惯,老师不但得给弟子起“雅号”,还约定俗成的得用老师雅号中的一个字来起。我当时的雅号是“古层”,我对日本人开玩笑的讲,我是从中国古文化断层里钻出来的,这是别话。
看她俩象花蕾般的可爱,那么:
甲女:性格外向,活泼开朗,就叫“花层”;
乙女:性格内向,沉默寡言,就叫“古蕾”。只是我把该念三声的“蕾”变成了二声,叫起来很好听。

记得,有一次,甲女神兮兮地告诉我说,她俩曾“悄悄”谈到如何珍重处女地的话题。她们发誓,要逆潮流而动,死守上天恩赐给她们的那两块神圣又纯洁的处女地。她们相互许愿,要互相保护对方,直到她们各自步入婚礼的殿堂后,才允许深爱的那个他来开垦这圣洁神秘的处女地。她俩认为:只有神秘,才是梦幻爱情的动力。从甲女放光和乙女羞涩的眼神里,我似乎能感到:这两位少女向现实挑战的砰砰悸动的稚嫩心跳。特别是乙女脸上泛起的潮红色,给我留下深刻和清晰的印象。我每次看到她,还都能将那次的潮红色,再次准确无误地还原到她的脸上。

后来,她们上了同一个高中,并都选择了美术专业。为了丰富自己的美术领域,她们还是坚持一个月到我这里学一次中国水墨画。

上高中不久,在一次国画学习时,一脸凝重的甲女,一边用毛笔在宣纸上狠很地甩着墨点一边说,教她们艺术造型的丙老师,对她动手动脚!噗!一个墨点。动手动脚!噗!又一个墨点。动手动脚!噗!噗!噗!无数个墨点。
甲女愤愤地自言自语着:
第一次是把她叫到美术资料室搂抱了她,身材高大的丙老师几乎把娇小的她塞进了胸膛,她都分不清是谁在呼吸。
第二次是把她叫到美术材料库,她的乳房被那双搞石雕的大手揉来揣去,她甚至产生错觉,好象丙老师是想拿她的肉体当泥,再塑造出无数滚烫的乳房贴满她的胸膛。
第三次是把她叫到石膏像素描室的屏风后面,(屏风后面有许多全身的石膏雕像)美术老师的强行之举,使甲女的初吻权被钢锉般的硬须方唇夺走了,她觉得老师吸盘式的唇和蛟龙般滚动的舌,几乎搅乱了她所有的神经系统,甚至快要溶化掉了她的所有防线,她分不清谁是石膏像,谁是丙老师,一切男形都那么酷。
甲女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害怕⋯⋯。她用毛笔粗一道细一到地画着墨线,一直画到墨枯纸烂。
我看她只顾宣泄,没心思学画儿,就让她坐下来,干脆把心里话全部倒出来,然后商量商量该怎么办。
她老老实实地坦白说,她在不敢反抗的同时又有一种鲜烈的不愿抗拒的快感⋯⋯?!一边说一边用眼瞟着乙女。我随着她的视线,看到乙女已经把笔墨纸砚折腾得一塌糊涂了。
我用眼神问她俩想怎么办?她俩也用眼神来回问着。三方的眼神交叉在一起 ,怎么办交叉着怎么办?
甲女说,国画老师是远水救不了进火的。她求乙女帮帮她,救救她。如果没有外在的力量相助,她肯定会全线崩溃的 。她说在班里,她只相信乙女,还叮嘱乙女千万不要把她的这一切和班里的同学们讲。
乙女答应了她,说只要在学校,五分钟见不到甲女,就到刚才说的那三个地方去找她,并很认真地表示从今以后一定和她形影不离。
我问,为什么不求助家长和别的老师?
甲女说,如果家长和其他的老师介入的话,只能把事情搞得更糟,也许还会在全校宣扬开来,后果不堪设想。过去,因为处理不当,使弱者身败名裂的事还少吗。

又过了一个月,是她们到我这里上课的时间,甲女因病没来。乙女一脸愁云,在我反复的追问下,乙女说,丙老师很讨厌她,因为她老是寻找到位,坏了他和她的很多次“好”事。
乙女拿出她最近在学校画的一幅招贴画作品:画面上是一个女孩,手里拿着在事故现场常使用的,印有“立入禁止”字样的黄色胶条,在横七竖八无数层的缠绷着自己的嘴,女孩眼睛紧闭,脸色灰白。画题是:〈立入禁止〉。
结果呢,乙女的作品落选了,而甲女的作品“泥土的芬芳”得到了全市高中美术大展的金奖。作为审查员的丙老师,当着全班的同学批评乙女,上课不集中创作,到处乱跑,是不是神经错乱了?乙女用牙咬住双唇,心里锁定:为了甲女的圣洁,打死也不说⋯⋯!
我听得心里很难受!但又很事故和很无奈地跟乙女讲,从今以后,你得做好最坏的精神准备,也许丙老师这三年都不会给你好成绩的。乙女坚定地表示,为了甲女,她肯!
好可怜好无辜的孩子!整天被他们折腾得六神无主的,还怎么学习!
我表示不能再等闲视之了!乙女不自信地轻轻对我说,好象甲女已经把一切告诉了她妈妈,她妈妈准备一有时间就到学校交涉解决。

心存挂念的我,盼着她们来画室,以好早一天知道学校是怎么处理的。
终于到了她们来上课的日子,可来的还是乙女,平时总拿着一大卷画的她,今天却两手空空?画室的门好象是被她浑身的颤动抖开的,画室的空气和画案上的笔洗似乎也跟着在颤抖。其实是,当我们的视线相接的刹那间,乙女已经跌倒在我的画案前,笔洗里的水淌了出来。她伏在地上失声痛哭,哽咽和抽搐中夹杂着“完了”“完了”“甲女完了”的绝望呻吟!我拉住她冰凉的手,搀扶她坐在椅子上,她的五官已经被痛苦染得铁青,一团团的灰色在我眼前晃动,只见她机械地不停摇头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没守住!我没守住甲女啊!我到处找也找不到甲女!
乙女语无伦次的叙述着:
从我找不到甲女开始算起,大概过了好几个小时后,甲女跌跌撞撞的来到我的课桌前,哭着质问我:“你下午到哪儿去了?!到哪儿去了?!丙老师叫我上他的车,说是去买宣纸。急得我用视线到处找你也找不到!?”
结果是车出了学校,在学校后面的树林里,风雨大作,鬼哭狼嚎⋯⋯
甲女说明天就叫妈妈来校!
乙女说,她真怕见到她的妈妈,她该怎么向她妈妈交代呀!她没保护好甲女,她的责任重大呀!
乙女完全瞢了。
乙女是个心重的女孩,失职的内疚和甲女的失身,都足够把乙女折磨得死去活来。乙女拼命的在想,她能替甲女背负些什么?通过怎样的惩罚自己才会减轻“失职”的“罪过”?
乙女一到我这里就哭,她说也只能到我这里哭,因为只有我和谁都”不搭嘎“,最安全,最了解和爱护她。
我知道她需要释放,就给她提供条件 ,好让她尽情地哭,尽情地宣泄!
我能劝解的仅仅是:不要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这不是你的过失,你已经竭尽全力了。
唉!我知道这是苍白无力的劝说,并且知道这和我的苍白无力也没什么区别⋯⋯
我喃喃地说着什么,安慰着什么。
她渐渐地静了下来,但没心思学画。我说,那就看我画吧。
我自然而然地画起了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它的寓意和影射面似乎又多了好几层。荷花为什么要出自污泥?荷花吸收了污泥中的什么?在污泥中烂掉的荷花知多少?多少烂荷花才能变成污泥?荷花离开污泥能活吗?污泥离开荷花好像还是污泥?我思考着,胡乱涂鸦着,教室里很静。
乙女默默的画着小乌龟,层层叠叠的。我想她也许有乌龟的性格,因为听说,乌龟专爱替别人背驮超负荷的石牌位之类的东西。

事隔很久,她们都毕业并各自上了不同的大学
一次高中同学会,甲女没参加。同学会上,大家谈起,甲女在结婚前,打算和三十到五十名男子进行婚前性交。中学十二名;高中十二名,也就是一个学年四名,四季轮换。大学若干名,直到过足瘾了,直到没感觉了,最后再物色一位结婚。以免结婚以后,丈夫有了外遇,自己心里不平衡。现在结婚了,听说是找了一个有钱的人,还听说是在殡仪馆工作,不知她现在是什么感觉。这次是因为怀孕,晚产,所以不能来了。难道是婴儿害怕什么才不肯出来?还是因为婴儿不知到自己的爸爸是谁,而不肯出来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爸爸的爸爸。
乙女的双眼凸在外面,呆呆地盯着说话的同学,愣在了那里。看她的样子,当然被这一番话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又好象咽喉被鱼刺卡住了,眼泪不停地流。
服务员又端上来一盘大菜,大家的口齿间多了一道话题。她们谈起甲女在高中是如何挑逗丙老师,使丙老师成了她第13位婚前性伙伴,也是甲女在高中的第一猎物。
乙女又被刚喝的酒呛得窒息了,瞠目结舌,欲言又止⋯⋯。
乙女怎么也不明白:
为什么好像大家都知道甲女和丙老师的事?她不是亲口对我说,只相信我,千万不要⋯⋯?
中学的十二名性男生是真的吗?那她为什么还和我共同发誓⋯⋯?
是甲女主动挑逗丙老师?那她为什么还叫我守护她⋯⋯?
乙女看着啤酒杯里的黄色泡沫一个一个地破碎,可脑子里的问题又象层出不穷的泡沫一样,不断地往酒杯里涌。
全体同学都在轻描淡写的说笑,说甲女她常以能迅速猎取老师中最帅的“丙”为自豪。还炫耀说,她把全体公认的最淑女最单纯的乙女你涮得团团转。
大家不知是怎么回事?更让同学迷惑不解的是,甲女为什么让同学们对乙女不要说她那关于体验五十人的性观念,还不能让乙女知道是她主动和丙老师“那个”了的事。
根据甲女的暗示,似乎是甲女担心,乙女知道了她和老师的事,会吃她的醋。
甲女还诡谲的讲:在中学,她就略施了小计,把乙女定住了,并使乙女永远也成不了她的竞争对手。
喝多了酒的一位男同学说,是不是因为乙女处处都比甲女强,甲女才发狠,拿男生出气。
另一位恐怕也是喝多了酒的女生说,其实,丙老师也是个色狼,而且是个很挑食的色狼。因为这只色狼太酷,使得每届新生中都会有几名主动向老师献身,老师则挑中一名不会告发他又符合他新味口的⋯⋯。喝多了酒的女生说她也曾对丙老师想入非非过,但从甲女的口中知道了她和丙的事以后就再也不想了。
因为在第二年,丙老师又瞄准了新生,还让甲女撞上了,甲女这才叫妈妈来学校,想借学校的手让丙再也吃不到新的。
学校调查的结果是:师生双方都是两厢请愿,还够不上犯罪,不了了之。
丙照旧年负一年的更新换代。
甲女呢,就用她在高中选中的其他十一位的四季轮换,来气那个丙。

同学们云里雾里的七嘴八舌地聊着,乙女却借着一团云雾飘到了我这里。

我看到几年不见的乙女踩云驾雾似地来了,脸上泛着嫣红。看她醉醺醺的样子,我判断她可能是在借酒往心里吞着什么。
她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在中学的誓约是个圈套!什么守护是骗局!什么她高中的艺术生涯是被穿着丙家小鞋走过来的!真冤!真冤!真冤!什么处女地也是乱草丛生!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什么“信”字不该这么写,因为人言不可信呀!
乙女喷射状的狂吐,好象她要把这几年的恶心全吐出来。我虽然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让她吐吧!吐吧!还能够吐出来,吐干净,这也许是不幸中之万幸了!

唉!处女地的两朵花蕾,一朵还没绽放就身心憔悴了。另一朵虽已开放,却也被杂交得面目全非了。

这叫什么事儿!我拿起笔洗,来了个大泼墨,任由水墨在雪白的宣纸上放射性地渲染。最后,我在仅留下的一小块白宣纸的角上,盖上了一方血红的无字印。

再再后来,乙女在她的丈夫的帮助下,把这个故事做了改编,然后她和他的丈夫一起,又把它画成了卡通画出版了,并得到了国家的文学处女地创作大奖,天皇还在皇宫接见了他们⋯⋯

名称未設定-1.jpg
这是真实的“乙女”画的小乌龟
nice!(0)  コメント(3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共通テーマ:日記・雑感

离了吗? 离了! 噢!⋯⋯ [小説]

此系小说素材草稿,请看官切勿对号入座

17年前,国际电话的内容几乎都是:离了吗?离了!噢!⋯⋯还好吧?还好!噢!⋯⋯


剪不断,理还乱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莫名其妙的想起了我离婚前后的枝离破碎的片断,在沉淀了17年之后,这些片断又象显像一般,慢慢的一张一张浮现出来。
来到日本的第三个年头,我和前夫离婚了,要想讲清离婚的理由吗?我的文化水平?难!
就是说不清的缘由,剪不断,理还乱的,当事者迷了17年,今天在这儿也只是“事后诸葛亮”了吧。

鸡毛蒜皮

人们总讲,夫妻吵架,一般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更何况我是把吵架当做教养问题的人。尽量避免吵架,这就更糟糕了。亲身经历使我悟到:出了问题还把它当鸡毛蒜皮的事,那可就惨了!是谁养了鸡,是谁抓住了鸡毛?是谁剥开了蒜的皮?满嘴口疮咬一瓣生蒜试试?有时蒜的辛辣能让你痛苦不堪的?我这样一拆一析,就觉得不光是鸡毛和蒜皮的事了,问题不可小视呵 !

我没有防微杜渐

邻居告诉我,我不在时,我丈夫和小保姆总穿情侣装骑车出去,我不在意,因为那时,服装的款式和颜色太贫乏,凑巧了吧?后来想到:小保姆洗熨衣服,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呀!

自卑的伪装

小保姆很自卑,生怕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地方口音,用事先写好的纸条买东西,小卖部的人一直以为她是聋哑人。

小保姆很时髦,梳妆打扮,决不亚于他人。她生怕别人知道她的保姆身份,聪明的她,总能在乘电梯前,轮到我抱着孩子。(当时,还有专人开电梯)开电梯的人,在很长时间误以为,抱着孩子不修边幅的我是保姆,而衣着讲究的她是女主人。(我还一直很开心,得意我的毫不在乎和我的平等意识。)

若近若离

丈夫总是围着小保姆转,经常做无意碰撞触摸到她的敏感部位之状,小保姆则娇嗔地作出不满状(刚开始,我相信是真实的)。我计较则显得“斤斤计较”,我视而不见则导致了他们的“习以为常”。小保姆已感觉到,能够改变她命运的人是我丈夫,非他莫数,于是,使出了浑身解术⋯⋯。

小保姆想回山西老家探亲,又说一个人回去害怕,(当时她 17岁,我也有些不放心。)当时,我是因为什么离不开,就让丈夫护送⋯⋯。结果,正好被我老家的亲戚看到他们那个⋯⋯,亲戚只有“眼见为实”,却拿不出“铁证如山”,(亲戚说:来不及呀!)丈夫说这是扑风捉影,我也不想自寻烦恼,又一次糊里糊涂的放任自流了。

闻所未闻的游戏

天安门事件开始,我突然从杭州回北京,见家中三张单人床合并在一起?诶?问?
丈夫理直气壮的说:大兵在楼下安营扎寨,天天枪炮声,孩子和小保姆害怕,非常时期,请理解!况且,中间隔着孩子呢?你放心!(没想到,他如此会乱中做乐!可我,当时被非常时期的“非常”打懵了)
邻居们早都知道,在我回来后,所有人的眼神都在我的脸上找答案,我第一次在国难和家难面前咬紧了牙关,时而一脸的若无其事,时而一脸的无奈。

记得,在我决定到中国美术学院进修时,公公很不高兴的表示不理解?说你还学什么?(我心想:哼!男尊女卑)公公又说:你一走,剩下你丈夫和小保姆合适吗?我表示对丈夫绝对信任。(我心想:公公看我如此信任儿子,一定高兴!)公公直摇头⋯⋯。事实证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我进修回来后,孩子告我,爸爸和阿姨在床上做肚子顶肚子的游戏,刚开始,我还回不过味儿来,再一琢磨,我浑身的血都凉了,脑子一片空白,这就是血液下沉大脑失血的原因吧?(我不是怒发冲冠型的,是沉闷型的,闷死我了。)我忍住眼泪,让孩子再说了一遍,我用录音机把孩子的话录了下来,等我向丈夫核实真相时,丈夫说孩子在胡说⋯⋯。可是,这次我相信四岁的孩子,因为幼儿园绝对没有这样的游戏。

死火山

我心如死灰,只想赶快把小保姆和他分开⋯⋯。否则搞不好她会增大腰围了?
幸好,因天安门事件,我因祸得福,天赐良机,婆婆放弃了回国的想法,原本让长子在北京留守的打算收回,同意我们去日本了,本来不能积极争取的我,也变得主动了,因为我想用隔断远离的办法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我期望他们的热恋在长期的远远的隔离之后,也许会冷却,就让它成为日本的死火山吧?

活火山

到了日本,我在婆婆家的浴池里大哭,总算熬“过来”了!婆婆问我何故?我谎称是感激婆婆的召唤。
在日本我拼命的工作着,我比丈夫大五岁,丈夫对我这“女大五,赛老母”的特有的责任感,从刚开始乐于接受,到理所当然,再到莫名其妙的反感,(我越是拼命干他就越反感)对我的许多所谓“高干子弟臭毛病““自以为是”“独断专行”“不识人间焰火”“女强人”“事业型”等等,越来越不能容忍。相反,过去在家帮忙的年轻的她,对他唯命是听,百依百顺。丈夫对她的思念,有增无减,虽然她无奈留在了北京,但他们还在进行着暗中远程遥控,丈夫动不动就找理由回去,甚至一回去就居住半年⋯⋯。他说:希望半年在北京,半年在日本⋯⋯。理想的一衣带水⋯⋯
死火山变成了活火山,能量积压得太多,太久。于是,火山爆发了,结果就成了今天的“结果”。

如释负重

压抑的滋味儿,让人喘不过气来。我身上似乎压着一座火山。决定离婚前,我破天荒的喝了一瓶红酒,可是,身体好象容不下这瓶苦酒,又通过泪腺把苦酒一滴一滴的逼了出来。痛哭了一整天,真叫“痛定思痛”,把压抑多时的怒火喷发了出来。释放!释放!释放!
我们协议离婚了,(当时的手续非常复杂)终于获得了彻底的释放。说实在的,决定离婚比结婚难多了。
当孩子选择我的时候,我更是心花怒放!真是不幸之万幸!

离婚万岁

我笑了!精神上的解放万岁!时间上的解放万岁!人际关系的解放万岁!财务支配的解放万岁!
我要把所有的爱都奉献给孩子,我做到了,很开心!
孩子笑了!她说:再也看不到妈妈的愁容了!再也不用穿梭在父母冷冻沉闷的空间了!(她理解不了妈妈,爸爸,阿姨的位置更替的游戏规则)她说:每次去爸爸家就会莫名其妙的紧张,虽然我相信他们都在尽力让孩子高兴。可是,当他们有了自己的结晶时,孩子就不愿再去了。我觉得孩子失去了父爱,可孩子说:妈妈把给爸爸的爱给了我,三个爱,多了呀!孩子在这方面,从来是外交高手。好开心!

礼尚在不往来

离婚之后,我和前夫还能保持礼尚往来。但是,我怎么也无法满足前夫的愿望:我和小保姆也能够礼尚往来。前夫曾几次带她开车到楼下,(以见孩子为理由,)我都拒绝会面,只让孩子下去⋯⋯。结果,到晚上,一定会在梦中梦见在和她吵架,我想痛骂她一顿,“怎么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但又憋着一肚子气骂不出来,最后还是憋醒了⋯⋯。醒了之后,又想着,要是这么这么说就好了!又是一通胡思乱想⋯⋯,回回如此。(吵架无能之人)
同住在一个城市,有时偶尔在街上碰上她时,我就会浑身颤抖,是气愤!是伤感?是挫败感?乱乱的。于是,又是几天的茶饭不香。
勉强维持着上述状态,等于慢性自杀。我说我非憋屈出个什么癌症来不可!我有时很羡慕那些泼辣的人,痛快淋漓的发泄,也是一种能力呀!
不得以,搬家!不在一个气场,心情舒畅多了!
nice!(0)  コメント(21)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共通テーマ:日記・雑感

四合院的黄鼠狼(草稿) [小説]

sc00015dc801.jpg我从0岁到四岁搬过四次家,沈阳,北京西苑,鼓楼黑芝麻胡同,东四灯草胡同。后两个是四合院,黑芝麻的是标准的四合院,院子当中有一个花坛,花坛里长了一株刺梅,周围长满了鬼脸小花。花坛的下面有一个排水孔,听哥哥说他看见那里边有黄鼠狼,哥哥们总想抓住它,他们堵住了一个口,又在另一个口放了一个经过改造的大老鼠夹子,他们蹲守了无数次,也没有抓住过黄鼠狼,后来,阿姨们得出了结论,这是黄鼠狼精,不能捉,还得供着。怎么供呢?说来也有意思,就是下雨的时候,把刺梅的刺掰下来,扎在小孩们的右手大拇指的指肚上,然后举着右手围着花坛转着跑,还得喊着:“天阴啦,下雨啦,黄鼠娘娘求你啦!”求什么也不知道。
一天夜里,天阴下雨,电闪雷鸣,我上完厕所出来,在厕所门口想等雷声响后再往房间里跑。这时,一道闪电射下来,我看见了躲在花坛洞里的黄鼠狼,那被闪电反射得闪亮闪亮的黄绿色的小眼睛,我忽然觉得,黄鼠狼精也怕雷鸣闪电呀?不知为什么,我胆子倒大了,在院子的回廊里等着下一次闪电,还想再看一看那神秘的小亮点儿,但我再也没见到。后来,我问李阿姨,李阿姨说是我把黄鼠狼精的魂看在我眼里了,以后,闪电的时候喊一声:“还给你!”就成了⋯⋯。现在想想,大人真会虽口瞎编,小孩儿还真信呢。sc00015dc8.jpg
灯草胡同的住所,是经过日本医生改造过了的四合院,大门是洋式的,二门是中式的,三门是和式的,进了三个门两个院子才是正院,第一个长院儿有一棵大核桃树,方砖路两旁种了很多薄荷草。第二个院子,种有一棵石榴树和一架葡萄。第三个正院种有三棵枣树,在我们刚刚搬过来的时候,其中有两棵挨得很近的小枣树,在大风过后被刮倒了,爸爸把它们绞在一起用麻绳捆绑住,使它们重新站立了起来,被捆绑的三个地方连结在了一起,成了连体树,爸爸说,你们双胞胎也要向这双胞枣树一样,互相支撑,互相帮助,永不分离⋯⋯。第四个院子,有一棵香椿树和桑树,这个院子在最南边,大家都叫它南院。在这个南院我们养了许多小动物,有鸡有鸭有兔,有时还在餐厅旁的储藏室养蚕,童年的生活非常愉快,丰富多彩,但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黄鼠狼的“拜年”,真是防不胜防,小鸡被吃的悲剧常有发生,家里八个孩子,没有一个人能想得出好办法来。记得有一次,大哥说发现了黄鼠狼的大本营,在烟筒院儿里,那是三门旁,专为冬天烧锅炉的工人住的房子的后面的院子,因平常没人进去,野草长得有一人多高,三个男孩儿在那儿都被黄鼠狼的屁熏过,当然也就抓不到它们了。
现在住在城市里的孩子,生活的枯燥是今天的无奈,每当我的孩子听我讲我的童年的经历时,都露出羡慕的神情,。遗憾的是,在水泥,玻璃堆积的城市里,这种生活一去不复反了,黄鼠狼也搬迁了吧。

nice!(0)  コメント(52)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共通テーマ:日記・雑感

第三章 我和小妹成了牺牲品 [小説]

我和小妹成了牺牲品
sc0004780302.jpg 我刚出生的时候,还是供给制,不是工资制,家里的保姆,是国家派来的,谁负责做饭,谁负责卫生,谁负责看管小孩,都是组织分工的。爸爸妈妈也是一个星期回来一次,每当星期六的晚上,只要孩子们听到爸爸的司机在门口按喇叭,孩子们就往外跑,比赛是谁第一个见到爸爸,我最苯,总是最后一个。有时,为了第一个看到爸爸,我就早早的蹲在大门洞里等,阿姨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小门蹲(礅)儿。听阿姨说,我脸上的三个伤疤,都是跑时摔跤磕的,下巴上,额角上,鼻翼旁都留下了痕迹。最严重的是下巴的那道伤疤,被缝了五针,额头旁的是三针,鼻翼旁的是一针,因为,每次都出血,妈妈.司机.阿姨,都手忙脚乱的把我往医院送,我不但见不到爸爸,反而招徕大人的一番数落,心里好难过,好伤心,但小孩子好了伤疤忘了痛,一到星期六,又是拼命地往外跑,也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意外,结果我成了个小麻烦,好招李阿姨的讨厌。
李阿姨很讨厌看小孩,时常和做饭的保姆吵架。她认为,做饭可以解馋,而看孩子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她们经常吵架,然后,李阿姨就常常暗地里使一些小手段折磨我,拿我出气,我才两三岁,也不可能反抗。记得后来范阿姨告诉我:有一次,别人一抱我,我就哭,把我放在椅子上我也哭,把我放在床上还是哭,招得阿姨们烦,把我扔在床上不理我,结果,我趴在床上反而安静。妈妈一个星期后下班回来抱我时,我哇哇大哭,妈妈奇怪,问阿姨怎么回事儿?阿姨说,这几天一直这样,一抱就哭。妈妈也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脱了我的衣服观察,才发现,我的屁股上有一快红肿,摸一摸,里面好象有什么硬的东西,妈妈不放心,和李阿姨一块儿去医院检查,照透视才发现,我的屁股红肿的地方有半根缝衣针,医生取出来看到针已生锈,医生摇着头说,没见过这样的家长,孩子太可怜了!妈妈看着阿姨,李阿姨闪烁其词,语无伦次,面色通红。是什么原因,使我成了她的出气桶,牺牲品,无法得知,但对无辜的我手段也太狠了⋯⋯。难怪我到现在还对注射扎针那么恐怖,原来根源在这儿,半根锈针的惨痛记忆呀!
我是姐妹中长得最难看的,脸上还有三处伤疤,幸亏还恢复得不错,看不太出来。但更不幸的是,在我刚刚换完门牙的时候,胡同里有一个练习骑自行车的人,看见我在前面走,慌得越想跺开越往我这儿来,她一边叫一边向我冲过来,我被撞倒了,磕掉了半个门牙,真是什么什么偏逢连阴雨,黄鼠狼专咬病鸭子,本来长得就不好看我,更自悲了。记得有一次,全家人在一起吃饭,爸爸瞅不冷的冒出一句话:小沈是咱家长的最丑的,跟谁都不象⋯⋯。我难过得吃不下饭,跑回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用枕头压住头大哭。一会儿妈妈进来了,坐在我的床上,轻轻的拍着我的背说:别哭了,长得不漂亮没关系,长本事比长得好更重要。我听不懂,但好象听了进去,从那时开始,在我小小的心灵埋下了一棵要长本事的种子。因为,我知道除了妈妈不会对我另眼看待外,其他人就别抱什么幻想了。李阿姨就是如此,事事拿我出气,我也不敢告状,因为我吃过因告状遭到的更可怕的报复的苦头。
sc00047803.jpg 我最小的妹妹黄小小,长得最漂亮。眼睛圆圆大大的,皮肤细细白白的,又和爸爸同属羊,我爸爸视她为掌上明珠。每到星期六回来,爸爸就先把她抱在怀里或放在膝盖上逗着玩儿,妈妈则是招呼着其他孩子。可是,有一天,爸爸刚下班回来,发现小妹面色惨白,一摸额头,温度高得烫手,爸爸叫阿姨拿体温表的时候,小妹开始抽搐,口吐白沫,爸爸大叫,“快叫司机来,去医院!”家中的空气凝固了,我们其他小孩都不敢出声儿,好象一出声儿,空气就会爆炸一样。
当爸爸从医院回来的时候,一脸的阴云,李阿姨被叫到了爸爸的在家里的办公间。这是发生重大问题才在那儿谈话的地方。我的小妹,因长时间高烧不退,治疗不及时,脑膜炎后遗症是不可避免的了,李阿姨的责任是无法逃脱的,她因为不满意自己的工作,消极怠工,小孩有病也视而不见,也不向爸爸妈妈报告,爸爸妈妈非常后悔,半根锈针的事故就应该引起他们的警觉了,但他们认为,这也许不是里阿姨故意而为之,是工作失误,不可避免。这次,爸爸向组织汇报了此事,组织决定开除李阿姨的职务,换了一个姓孙的阿姨顶替了李阿姨的工作。几天后,李阿姨的丈夫来接她回山西老家,李阿姨哭红了眼睛,一抡胳膊,把摆放在窗台上的生肖小动物胡噜了一地,我跺在门后,看到玻璃小蛇摔成了两段儿,李阿姨的丈夫把它们捡起来,用脏兮兮的手帕包了包,揣在兜里,微微的冲我哈了下腰,然后,一声不吭地拉着李阿姨走了。
sc0004780301.jpg 我的小妹傻了,漂亮的眼睛也有点斜视了,智商是3岁,她只活到36 岁,伴随照管她最长的是范阿姨,孙阿姨管做饭,阿姨们也不再吵架了,可我的小妹却再也康复不了了。后来,供给制结束了,家里只留下了范阿姨,直到文革开始,在街道委员会找过她以后,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她造反了,不干了。再后来,她开始沿街卖冰棍儿,也是白发苍苍的, 3分5分一根儿的冰棍,能有几分利呢?我们虽然有时听见她的沙哑的叫卖声后,出去买几根冰棍,也无话可聊,气氛很尴尬的。

nice!(0)  コメント(16)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共通テーマ:日記・雑感

第二章 龙生九子(草稿) [小説]

sc00044e52.jpg

我的妈妈属龙,爸爸说:龙生九子,他信这个。妈妈则百依百顺,不折不扣的执行着爸爸的既定方针,成了苏联式的英雄母亲。
爸爸叫黄之丰,妈妈叫梁玉,爸爸比妈妈大九岁,属羊,妈妈属龙;
第一组孩子:黄小林.黄小双.黄小大,老大.老二属猪,老三属牛;
第二组孩子:黄小哈.黄小滨.黄小中,老四.老五属虎,老六属龙;
第三组孩子:黄小沈.黄小阳.黄小小,老七.老八属蛇,老九属羊。
后勤组:郝司机,李阿姨,范阿姨。
我家的李阿姨喜欢买生肖小动物的小饰物,在她住的房间的窗台上,按上述的顺序摆了一排玻璃的生肖小动物,在阳光的照耀下,五颜六色的,好看极了。后勤组的叔叔阿姨们的属性我记不得了。但我记得李阿姨总说的一句话:这一家真是吃皇粮的,还让饭开香做饭,(因爸爸姓黄,妈妈姓梁,范阿姨叫范开香)我这个木“子”李的就只有看孩“子”了。
爸爸有个野心,按他的理想:九个孩子每人学一门不同的外语;每人会一种乐器,每一个孩子从事一种不同的工作。我喜欢画画,爸爸说,那你就争取做个画家吧。
我记得爸爸希望:我大姐学俄文的,大哥学日语,二姐德语,三姐法语,二哥英语,三哥意大利语,我和妹妹还小,还不需要选择,现在想想,还真不知道该选什么外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
爸爸的希望:这些孩子们将来的工作是:科学家.政治家.建筑家.艺术家.外交官.医生.教师.军人.公安。在若干年之后,爸爸妈妈去了干校,九个孩子除了一个孩子因病在家,其他八个全都去了兵团.农村.干校。再过了若干年,爸爸妈妈解放了,光复原职。孩子们也确实出来个医生.教师.艺术家.政治家.科学家.还有一个护士,一个行政管理人员,一个无业游民,一个脑残的患者。
爸爸还希望:每个孩子学一样乐器,可好象没付诸行动,我只记得,大哥学过长笛,大姐学过手风琴,二哥学过二胡,三哥学过吉他,我学过月琴,但谁都是半途而废,后来,我问爸爸为什么?爸爸长叹一声说:是因为文革,什么都半途而废了!什么都半途而废啦⋯⋯!
爸爸沮丧的表情,我永远也忘不了。好象离他龙生九子的初衷有很大的距离⋯⋯
nice!(0)  コメント(24)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共通テーマ:日記・雑感

第一章 蛇出洞(草稿) [小説]

sc00042223.jpg53年的冬天,在沈阳火车站附近的医院,我和妹妹被早上八九点种的太阳迎接到了这个世界。这是我们家的第三对双胞胎。第一对双胞胎生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妈妈随爸爸的部队骑马穿行树林里时,妈妈临产走不了,爸爸叫警卫员马上到附近村庄找接生婆,好不容易找来的接生婆,没有接生过双胞胎,搞得手忙脚乱,⋯⋯一对龙凤胎出世了,我爸爸给他们起名叫:小林.小双;第二对双胞胎,降生在哈尔滨,起名叫:小哈.小滨;可想而知我和妹妹的名字了,我叫小沈.妹妹叫小阳;在这三对双胞胎的中间我的父母又制造了三个单的,分别叫:小大.小中.小小。
我的妈妈怀孕六次,生了九个孩子,三男六女。我的爸爸总是笑着说:这是恶性循环,爸爸妈妈的制造厂生产能力太强,刚有接触就结果,爸爸只好耐心等待,好不容易等到瓜熟蒂落,又是一次让爸爸难以忍耐的循环往复⋯⋯。我的妈妈也笑称:她就是大海,(我的妈妈老家在蓬莱岛,出生在大连,与海有缘)肚子就象海浪,一起一伏的⋯⋯,这不,就孕育出了九个宝贝。
小林.小双.小大; 小哈.小滨.小中; 小沈.小阳.小小。 爸爸妈妈为了让保姆好管理,不得不把我们这样分成三组,吃饭分碗筷,洗澡准备毛巾,看电影发票,全是三三制,住的房间,虽然是合并同类项,也是三人一间。那时,因是供给制,家具按人头发配。除了爸爸妈妈的寝室,办公间,客厅,餐厅的家具比较好一点儿外,孩子们的用品家具桌椅全一样。
非常奇怪的是,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我三岁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我的袜子的脚指头的地方破了,想让妈妈给我买一双新的,我的妈妈打开我的衣柜抽屉,让看我和妹妹的李阿姨,把破了的地方三补两补的,变成了更小的袜子,放在了最小的妹妹的衣柜里,又把姐姐穿破了的旧袜子拿过来,用同样的修补办法,按我脚的大小缝补了一番说:好了。晚饭前,妈妈在全体孩子面前宣布:你们穿衣服的规定是:上衣三件,裤子三条,裙子三条,袜子三双,还有一大堆的什么三,妹妹穿姐姐的,弟弟穿哥哥的,懂了吗。我从此记住了,什么都是三件。这是我三岁时唯一记住的一件事,来作客的叔叔阿姨问我几岁了?我就伸出三个手指头,说三岁,袜子三双,总是引来大人的笑声。sc00043615.jpg
再大一点儿了,总有人问我属什么,我不知道,问妈妈,妈妈说我属小龙,妈妈属大龙。大龙生小龙吗。可带我的李阿姨说我属蛇,我又问妈妈,大龙怎么能生蛇呢?妈妈说小龙就是蛇,我也听不明白,问我是从那而来的?妈妈指着她的鼻子的两个洞说,看,你和妹妹就是从妈妈的鼻孔里钻出来的。我信了,还一直信了很久。现在想想很好笑,所以我把我的出生称为:蛇出洞。

nice!(0)  コメント(30)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共通テーマ:日記・雑感

この広告は前回の更新から一定期間経過した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と自動で解除されます。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